娱乐说 娱乐 正文

欧圣集团CEO许兴江:逆流而上,游过一段不可能的岁月

2023-12-13 11:51   来源: 互联网

2022年,在这个全球经济仍陷入迟滞的一年,欧圣集团却踏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公司脱离了新加坡交易所的观察名单后,2022财年营业额高达12.5亿,同比增长67%,创历史新高。这一成就归功于集团成功实施的全球分销市场份额战略,也标志着集团已经连续两年实现了5亿元的销售目标。

集团CEO许兴江(Peter Koh)在年度股东大会上感慨道:“一路走来,真的很不容易。现在我们已经扭转狂澜,正是扬帆起航的时机。”

01

艰难启程


 (欧圣集团中国鲍鱼养殖场面临的困境)

“欧圣集团欠薪不还!”“你拿什么来给我做担保?”“你能不能帮我们拿回这些钱?”……直到今天,这些话语似乎还回荡在许先生耳边。

2012年,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第四年的欧圣集团遇到了史无前例的危机:独立审计师对欧圣的财报发出“无法表示意见”(disclaimer of opinion)、席卷中国东南沿海的超强台风“天兔”摧毁了欧圣在广东和福建等地区旗下的约25000个鲍鱼养殖池。讨债的、讨薪的、清盘的……所有人都虎视眈眈地盯着欧圣这块肥美的“鲍鱼”准备分一杯羹。在这之后,许先生评价当时的场面“就像八国联军侵华一样”般历历在目。


 (欧圣集团的鲍鱼养殖场被台风严重摧毁)

除了难以预料的天灾对养殖业的巨大打击,欧圣集团内部的管理也堪称“人祸”:混乱无序的管理、杂乱无章的财务状况、时盈时亏的经营模式,这一切,都没有引起时任管理层的重视。

2008年,这家打着“世界上最大陆地鲍鱼养殖场”旗帜的养殖公司,在市场备受瞩目。可谁也没想到,就在短短的几年里,一切竟变得如此水深火热。当时,许先生也是受害人之一。

作为欧圣集团的大股东之一,许先生曾收到公司特邀的召集,当时的管理层希望包括他在内的大股东们再持续注资。但包括他在内的四个人一共亏损了上千万元,谁也不愿意再冒险。当时,许先生已经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在45岁已经早早退休。这位“爱退休”的CEO不愿意下半辈子都因为忙碌于事业而没有用心感受世界、遗忘自己的梦想,他到蒙古、朝鲜、爱沙尼亚、欧洲和美国等地旅行,到世界各地去感悟生命并践行自己的理念:追逐梦想,不留遗憾。 

然而,与他相比,其他近万名股东的情况就截然不同了。欧圣集团的一万多位公众股东之中,绝大多数是辛苦工作了大半辈子的新加坡老一辈,他们许多人拿着自己的养老金和大半生的积蓄来购买这只“充满希望”的股票,结果回报他们的却是一张废纸。当许先生旅行结束后回到新加坡参加股东大会,看到的正是欧圣被众人口诛笔伐的场面。

之后,连同他在内的四位大股东坐在办公室讨论着欧圣的前景和这些老人家的命运时,几乎所有人心中的念头都是:这次是真的无力回天了。

此前,欧圣集团还向他们表示“公司现在由一名新加坡人管理,跟以前不一样了”。许先生回忆:“反正当时我闲着没事,就决定到欧圣中国的养殖场走一趟。结果,不去还好,去了更不想注资。每个月的开销要700万至900万元,我问负责人如何应对,他竟说:‘你们的钱进来就可以解决了。’”

很显然,这是一场有去无回的“鸿门宴”,听到许先生针对欧圣中国实际情况的评价,大股东们心里都很清楚欧圣的情况并非只是资金短缺的问题。

“如果Peter(许兴江)不投钱,我们也不会跟投的。”其余大股东们表示。“如果我们的钱要进来,我们要保证能有一位我们信任的CEO参与运营。”

此时,大家纷纷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早已退休、有着丰富管理经验的许先生。而更重要的是,他本人也认为这是“上天的感召”。

从青年时期开始,他就是个热心的公益人士,退休了几年,他也在旅途中收获了许多,此时,他正怀着一颗炽热的想要回馈社会的心。眼看着许多上了年纪的公众股东眼眶含泪说这是他们的“棺材本”,许先生十分动容,也想要为他们做点什么。

他深知这一去免不了要依靠自己的人脉来帮助欧圣,而持有大量欧圣股票的自己又如何好意思向老朋友开这个口?为求问心无愧,许先生卖掉所有股权,也卖掉了自己在欧圣中作为大股东的“话语权”,把自己当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员工。可作为大股东,他的这一举动又被外界怀疑“是否对欧圣失去了信心”?一时间,市场的猜测和疑虑纷沓而至,又给欧圣难以预料的前途蒙上了一层疑云。

2015年,50岁的许先生力排众议,出任了欧圣集团的新任CEO。

02

力挽狂澜

“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作为新上任的CEO,许先生和欧圣的一纸合同却与临时工差不多,没有上市公司CEO的待遇,却承担着挽救濒临破产的公司的责任。他甚至从自己的户头里拿出近300万元,以无息借款资助公司。仅依靠这些借款得以维持生存的欧圣,一度还被戏称为“上市公司中唯一的慈善机构”,意为公司入不敷出,像慈善机构般只靠捐款(借款)生存。

万事开头难,但更困难的是收拾别人留下的“烂摊子”。2015年,许先生接任欧圣集团的CEO后,第一件事就是亲自披挂上阵,赶赴位于中国福建省的总部,为长期驻扎前线做好准备。这时,他才对“败絮其中”有了更直观的了解:破烂不堪的厂房,无精打采的员工,被瓜分得七零八落的资产……事实如同打进棺材盖的最后一根钉一样,处处宣判着这家公司的末路。

经过了解后,许先生也并没有被眼前离谱的情景吓到,而是开始了与员工同吃同住、共度患难的生活。许多为公司服务多年的老员工直到此时才首次接触到公司的高层,这一切似乎为积压已久的困惑和不满提供了发泄的窗口——在当时,数百名员工已经有六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他们纷纷聚集在这位“新面孔”周围,请求发放欠薪。

屋漏偏逢连夜雨,秘书也匆匆赶来报告,属于集团的一家食品加工厂即将被查封。欧圣曾经有许多起法律诉讼,却因为未聘请律师辩护而全都败诉。

“当时的情况要多糟就有多糟,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另一名秘书又对我说,厂房外面有一群人在讨要喂鲍鱼的饲料钱,正在工厂外面撞大门。而新加坡那边呢,员工又打来说办公室的业主要来锁住办公室的大门,问要不要帮我把东西放在纸箱一起带走,不然我回去时东西就拿不回了。最后,她又问这个月还能不能拿到薪水。”许先生回忆道。

欧圣的旧任管理层非常欢迎许先生的加入也有这一层的原因:因几个月后,若是欧圣实在撑不下去了,向公众宣布这个坏消息、被追薪讨债的就是这个新上任的CEO了。

明明自己也是欧圣糟糕的财务状况的大受害者,此时却又要被其他受害者追责,许先生自己也颇为无奈。然而,为了兑现自己心中的承诺,也为了那一股近乎义气的使命感,许先生开始着手一件件处理欧圣的困难,就连公司电脑因台风浸水导致资料全部丧失、斧头帮前来追债等不可思议的危机,都被他一一化解了。

想要“打扫干净屋子”,首先得有人手,可是因为长期被拖欠薪水,员工们早已对公司失去耐心了。许先生召集了全体员工,跟他们进行了一番恳切掏心的沟通对话。

“欧圣是不是鲍鱼养殖的老大?”他首先问了这个问题。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接着问:“清朝的中国,是不是也曾‘万国来朝’?”

“现在的欧圣就是当时的中国,强盛过,也衰败过。但中国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了出来,成为了全球大国,同样,欧圣也会靠自己的努力闯过一个个难关。”

也许是同为华人子孙,员工听了这番话也在许先生身上看到了华人后裔负责、勤恳、实干、敢闯的精神——现在是背水一战,最坏还能更坏吗?咬咬牙,许多员工点了头,再一次投入到了欧圣重整旗鼓的队伍中。

人手终于有了,场地又是个问题。

当时,欧圣的许多养殖场都被社会上的闲散人士占领,员工自己的安全都保障不了。有一天,员工来通报说他们的生产主管被人威胁,甚至还遭到了人身安全攻击。消息传到了新加坡公司,许多员工都吓坏了,想到同事陷入这样的危险中,大家都非常担心。然而,许先生单枪匹马来到中国,花了两年的时间将养殖场一个一个讨回。就连欧圣的旧管理层也没想过这事能办成——这些养殖场都分布在福建、广东的乡村地区,凡事还要靠“人脉”和“胆量”说话,作为总部在新加坡的公司,就是强龙也怕地头蛇,可他硬是靠着一股硬气拼出了“一条血路”。

拿回养殖场的同时,许先生也为欧圣集团制定了中期和长期的计划。在他大刀阔斧的改革下,欧圣转变了经营策略,把自己的养殖场出租,承包给养殖户,再从养殖户手中购买已经成熟的海产品,同时,公司内部也进行了清理与整顿:落实“一人一卡”,杜绝“幽灵员工”的现象……几番下来,公司的运营成本一下子削减了70%,不仅卸下了长久以来的重担,也逐渐开始有了一些盈利。

关关难过关关过

如果说在中国招兵买马、回收资产还只是“九九八十一难”中的九牛一毛,那新加坡总部发生的事情则又是另一场“赤壁之战”。许先生回到新加坡,面对的是五十多个债权人、清盘者的质疑。

他的计划是债务重组 、强化资产负债表和筹集资金,然而债主们早已对欧圣失去了信心和耐心,起初并不同意债务重组的计划。

当许先生回到新加坡,两位最大的债权人提出要给他一个“奖励”。

“这两年,我们没有给你什么酬劳,你竟也把养殖场一个个收回来,还做得有声有色。我们商量后决定,给予你30%的股份。”

这个“惊喜”来得太突然,果然,债权人又说道:“之后公司清盘,我们将它带到其他地方上市,你仍做你的CEO。”

许先生听出了话外之音——债权人是打算放弃欧圣了。清盘,意味着那些翘首盼望的老人家们再也不可能拿回一分钱;30%的股份,意味着自己放弃了尊严,也背弃了一直以来无偿无私帮助和支持自己的员工及老朋友。许先生毫不犹豫拒绝了:“当日我如何向老人家许诺,你们两位也是在场的。现在让我答应这个条件,我做不到。我今天来,是想跟你们商量债务重组计划的。”

两位债权人面上都很不高兴:“我以为我们现在应该去庆祝的,你却又在说那些话。一块蛋糕就这么大,你不要就轮不到你。我问你,你现在根本就没有一个正规的聘请合约,我们凭什么与一个随时都可以走人的CEO谈债务重组?除非你有一个正式的合约,不过,我们是不可能跟你签的。要么,你再买回欧圣的股票做回大股东其中之一。”

他们的意思很明显——你在公司早已没有话语权,你有什么坐下来谈判的筹码?

稍作思索,许先生很快就回答道:“好。我同意再持回股票,但我有一个要求:我直接把钱借给公司。毕竟,就算我现在去购入欧圣的股票,流入市场的钱也不会用于公司的建设,那么,我直接把钱借给欧圣,既给了你们保证,我也成了欧圣的债主,若是将来债务重组成功,我就能拿到新股,而若是不成功——反正对你们也没有损失。现在,我们可以坐下来谈了吗?”

许先生给了债主保证,却没有给自己留退路。这笔借款并没有签署任何合约和条款,且没有任何财物抵押作为担保,甚至得到了借款的欧圣也并不会承诺还款,即使作为债主,许先生也无法和其他的清盘者和债主一样得到相应的赔偿,即使最后真的清盘了,他的合法权益也得不到保障。

两位债权人被这近乎“疯狂”的举动震惊了:“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这笔钱投进来,没有任何人可以给你做担保,我们只是答应你可以谈判,但没有答应你谈判一定会成功。更何况,第一次你把票卖掉已经是把亏损的钱丢进大海,现在要是重组不成功,第二笔钱也会打水漂。”

为了一个机会,许先生的态度很坚定。他回答道:“为了拯救这家公司,我的亲朋好友都出钱出力支持我。如果我连这点魄力都没有,拿了30%的股份就走人,那样我卖掉的是我的尊严,也是他们对我的信任。这种事情我做不到。”

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当初许先生为了无愧于心而卖掉了欧圣的股票,如今又同样为了无愧于心而成为欧圣的新债主。

很快,第二笔无息借款也顺利到了公司,然而债务重组计划的推进依旧困难重重。

“我还记得,在我们提交债务重组同意书的最后一天,其中有一位债权人拒绝签名,如果不能够及时提交,整个债务重组的计划也就泡汤了。那天是除夕,许多公司只上半天班,我直接来到这位债权人所工作的律所,请求他答应签字。

“律师很谨慎,也很直接,他问我:‘你拿什么来给我做担保?’”许先生回忆道。

回答这个问题,许先生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个人名义的支票。“你是律师,我知道说什么都不如行动有说服力。你要的担保,我给你。”

“律师很吃惊,他不明白为什么我愿意为这么一家公司付出到这种地步,还开玩笑问我:‘这是你祖父的公司吗?还是担心你的股票?’我说不是的,欧圣不是我家的‘老字号’,我也早已出售了股票,对我来说,我只是不能对那些老人家的遭遇坐视不理。你说你要担保,我想不出有别的担保更有力了,仅此而已。”

谈话的最后,这位“钉子户”终于同意签字了。“支票我会收下,但是我不会去兑现。”他看着面前这位坚毅的企业家,内心有些动容,“你这个朋友,我也交定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三年的努力下,许先生领导下的欧圣不仅把所有被侵占的养殖场收回,还成功地跟50多个债主达成了协议。2017财年,公司完成债务重组,把85%的债务转换为新股,并偿还剩余的15%,同时获得约3000万元的新注资。

宣布还清债务的那天的股东大会,许多热泪盈眶的公众股东都冲上台拥抱着欧圣每一位新的管理成员。对于许先生来说,“过五关斩六将”的辛苦也在这一刻得到了回报。

一切在慢慢变好。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的现金和银行存款余额增至1.14亿元,相比一年前的1000万元有了显著增长,财务状况也终于转亏为盈。


 (公众股东向欧圣集团送来了感谢的贺卡)

许先生为欧圣规划的“四大支柱”,真的让欧圣把脊梁骨挺起来了!

他清楚地意识到,欧圣原先仅靠单一产品出口单一国家的业务模式是行不通的,他首先将目光投向了“开源”:在原本的陆基养殖场的基础,增加了海基养殖场,并将产品从鲍鱼扩展到鱼虾等其他海鲜。同时,与东南亚、澳大利亚签订合作协议,保证了货源渠道的丰富与稳定。

多年来积累的经验也不能白白浪费。得益于多年贸易往来的经验,欧圣开始经销多种多样的产品:海鲜、冷冻肉类、水果、大宗贸易、酒水、快速消费品,每年出口达1000个货柜,并且成为了澳大利亚顶级红酒品牌最大的客户。

除了生产和运输等传统业务,许先生也不忘科技与创新。许多传统行业大多“靠天吃饭”,缺乏正确的市场和渠道决策,对货物从生产到消费是怎样的链路也一概不知,因此,从产业功能来说,传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始终是未来的大方向。“敢为人先”的精神一直根植在欧圣的DNA中,公司积极投入到了现代农业、电子商务、数字营销、智能仓储、金融创新等领域,开始徐徐布局未来十几年的宏图。

2019年,连续拿了八年的“无法表示意见”的欧圣终于摘掉了这顶“帽子”,得到了“无保留意见”的良好审计结果。许多银行看到这个结果也很惊讶,一般来说,拿到“无法表示意见”的公司两到三年内都会面临倒闭破产,但是,欧圣在这样的情况下坚持了八年,甚至还走出了这段阴霾,这不能说是不可能,但也无异于登天了。

然而,这个结果只是说明了欧圣从海里负一千米浮到了水平面,才刚喘了一口气就必须尽快投入生产和盈利。可天有不测风云,2019年末,席卷全球的疫情发生了。

欧圣此时就像大病初愈又遭受当头一棒:新加坡交易所发来通知,如果公司没有盈利,不能证明自己有持续经营的能力,那么等待公司的依然是停牌和退市。即使公司在前几年已经有了很大起色,可规矩依然是规矩。得知这个消息,公司上下都感到一筹莫展,眼圈都湿润了。这情景就好比唐僧师徒走过了八十难,却最终泡湿经书一样,所有人不禁扼腕叹息:难道,这次真的要止步于此了?

03

柳暗花明

然而,成功往往不是规划出来的,危机也是意想不到的机会。

回首过去的每一个脚印,许先生突然意识到了欧圣真正的价值所在:这是一家总部在新加坡的上市公司,有着背靠新加坡中立诚信透明的优势,同时,欧圣也是新加坡屈指可数的专注于食品生产和运输的大集团,而这一切,正是各国政府所信任和需要的。

有了明确的方向,剩下的就是放手一搏。许先生前前后后接待了来自不同国家,包括中国和新加坡等地的数十位重要官员。这些官员有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投资和工业部部长、文莱的资源和旅游部部长、阿曼苏丹国的商业、工业和投资促进部副部长,以及中国重庆市江北区的负责人,等等。

这个想法很快获得了广泛认可,紧接着,经过紧锣密鼓的筹备和洽谈,欧圣成功成为了中国中央直属国有控股企业华润五丰的经销商,并与新加坡的国有企业新翔集团(SATS)的子公司签署合同,为其提供冻品的仓储、物流服务。随后,欧圣还与乌兹别克斯坦签署了高达2亿美元的合作贸易协议。

正因为这种独一无二的优势和G2G(Government to Government,政府对政府)的模式,疫情期间,欧圣的业绩不减反增,一路上涨!2021年,欧圣还发生了另一件大事,新加坡交易所终于宣布将欧圣移出观察名单。

这个好消息也来之不易——退出观察名单的过程前前后后花费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使得人们内心不禁怀疑,难道这只是空穴来风?然而,事实是新加坡交易所从未遇到这种情况,他们从未见过一个公司因为财务状况被列入观察名单后还能坚持八年,甚至还清偿了债务……前所未有,是否应该开这个先例?新加坡是非常严守规矩的国家,但即便如此,在几个月的反复审核、讨论、决议之后,他们也终于认可了这个事实,宣布将欧圣移出交易所观察名单!新加坡税务局也将欧圣的案例收入在册,称欧圣为“独一无二的公司”。事实上,在新加坡的历史上,欧圣集团也是第一家因为财务状况濒临破产而被交易所纳入观察名单最后却还能全身而退的上市公司。

脱离观察名单的次年,2022财年,欧圣全年营业额高达12.5亿元,同比增长67%,创历史新高;净资产约3.1亿元,同比增长76%;毛利润约9800万元,同比增长79%。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欧圣集团不仅是新加坡政府送选的、唯一获得泰国总理亲自颁发“2019东盟商业奖”中“业务卓越增长”最高奖项的公司,更是全球知名认证机构美国邓白氏评定的“新加坡50家最值得信任的公司”。此外,2022年,新加坡总理亲自提名并颁发了“新加坡20强企业”的荣誉奖项,为欧圣集团的努力与汗水献上掌声和鲜花。

喜人的成绩离不开创新的格局

在2022年的股东大会上,许先生详细地向股东和投资人们介绍了欧圣目前的业务:“在欧圣集团的战略中,水产养殖和海鲜产业一直是坚实的支柱。尽管我们已成功将我们的食品生产业务由鲍鱼孵化场转型为食品科技领域,但我们仍然充分利用了在海鲜生产、加工和贸易方面积累的经验和实力。自2021年以来,我们已将海鲜产品组合扩展至包括虾、海参、螃蟹以及各种鱼类,如金枪鱼、巴氏鲳等。

“我们通过子公司ASIA FISHERIES在新加坡、中国、东南亚、澳大利亚、美国和欧洲交易了约800万元的海鲜产品。未来几年,欧圣计划扩大海鲜生产,并建立全球业务。

“在我们的分销业务下,欧圣的产品组合在过去一年中显著增长。现在,产品范围从快速消费品,如饮料、零食、谷物到冷冻和冷藏肉类,如牛肉、鸡肉、猪肉,还有糖和谷物等各类产品,都涵盖在我们的关键平台和品牌下。2022年,我们实现了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每月平均运送约100个集装箱的食品产品横跨东盟国家。

“今年,我们还将水果纳入我们的产品组合。通过与菲律宾香蕉生产商、马来西亚和泰国的榴莲生产商密切合作,加上我们新成立的子公司KING M INTERNATIONAL,旨在满足中国和东南亚对热带水果不断增长的需求。

“欧圣认识到,大宗商品和食品价格可能会受到地缘政治贸易争端和不可预测的天气模式的影响。为了支持食品安全,欧圣于2022年成立了子公司ISC SG。该子公司专注于分销食品大宗商品,包括谷物、糖和大米等。公司计划利用其全球贸易网络和强化的价值链,确保产品从第一生产环节到最终消费者之间的畅通无阻。

“在2021年,作为集团服务领域的一部分,欧圣成立了Oceanus Tradelog(简称OTL),以支持我们的食品生产和分销业务所需的仓储和物流服务。此外,我们还为电子商务平台和本地分销需求提供第三方物流服务。目前,OTL主要服务新加坡、东南亚、中亚、中东和中国的客户和业务伙伴。

“在数字营销方面,我们采取了战略性的举措,整合了我们备受认可的多媒体能力,包括AP Media、Resolute Communications、Anomalyst Studio和Scion Technik在内,统一品牌为Oceanus Media Global(简称OMG)。欧圣媒体在集团的数字化转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我们还实现了另一个重大突破,于2022年5月投入约2700万元推出了自己的未来式工作室,帮助企业创建定制沉浸式媒体内容。这个东南亚首创的一站式工作室采用高端虚拟制作技术,旨在为音乐会、企业活动以及电影和电视制作等多个领域开发下一代叙事体验。”

04

扬帆未来


 (欧圣集团CEO 许兴江 Peter Koh先生)

以鲍鱼养殖起家的欧圣,十几年来的命运也与时代一般潮落潮涨。从濒临破产,到如今华丽转身,蜕变成一个价值超过15亿的国际集团。曾经被戏称为“慈善机构”,如今她也依旧在默默地回馈社会,举办大大小小的慈善爱心活动。

“年轻时,我每天早上4点就到泳池接受训练。”许先生说,“我热爱蝶泳,在少年时期为了补贴家用还兼职过救生员。”

游泳是一种需要长期努力、克服恐惧的训练。在冰冷的水中徜徉,有机会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然后坚持到下一次浮出水面——许先生觉得,也许是得益于少年时期的训练,使自己拥有了这种不服输的勇气。

“六年级的时候,我差点在泳池溺水,但这也激发了我克服恐惧的挑战精神。”许先生说。“当我卖掉我经营了20年的公司并退休时,许多人都表示惋惜;而当我接手欧圣时,许多人都对这家公司持怀疑态度。”

“人是一种惯性动物,我很担心自己走入了舒适圈,变得不敢冒险、不敢做梦。”

最开始,许先生的冒险是为了老迈的股东,他遵守了自己内心的约定,给了老人家安度晚年的希望。如今,他的梦想是欧圣的未来。


 (欧圣集团举办的父亲节慈善回馈晚宴)

 “我们的愿景是,在未来五年里,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听到欧圣的名字,知道我们是亚洲粮食与食品安全的领军者。”



责任编辑:卢编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娱乐说"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